A life with camera Behind Closed Doors

Behind Closed Doors

Maria Solheim的音乐,从Too Many Days,The man who left his past,至Because I'm Dead,mountain song,以及这首Behind Closed Doors,都能使人一听再听。
Behind Closed Doors,语意为私密。之于现在状态的我,不需要悲伤的,不需要快乐的,只需要替代部分私密的自己,转为平静的。音乐比人的心更纯粹,所以我的耳朵非常依赖它们。即使我离它们不是那么近,往往只在我情绪失控的时候,我迫切需要听到一些声音。

曾在左左忌日的时候,汀在她的博客上放的音乐是The man who left his past,而我听的是mountain song。
时间过去近两个月。我脱离某些悲伤状态,而后进入更大的消极状态。我越大野心地想要改变现状,则越沉溺于不良的情绪。我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我所说的每个字都不甚友好。我在这段时间也不和朋友联络。网络是我惟一的生活,同时我厌恶网络。我喜欢网络上的一些人,同时我不信任那些人。我厌恶自身,同时我无法放弃自己。我总是想到死,但我还活着。
早晨躺在床上看一部电影,岩井俊二主演,名叫式日。由于没有豆瓣,我不查询影片资料,于是我一开始没有认出那名男主角是岩井俊二。我看那个女人,因为男人给予她一点点安慰而显得很快乐,在她面前又跑又跳,在他的镜头下十分自在而快活。但是男人只要离去,她便会怀疑他又与别的女人相处,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喃喃自语,又留下我一个人了。影片一开始营造了一种与死亡相近的暗的色调,但其实最终并没有死亡。而我忽然之间泪流满面,是因为看见了什么呢。我没看见死亡,我只是看见比死亡更可怕的孤独。
我待在家里,面对电脑,其实没有所谓的事情可做。我关闭电脑,走出屋子,也没有所谓的活动可行。我离开一间屋子,走到室外,天开始下起细雨。式日中的女人说喜欢下雨,是因为下雨的时候,世界上所有快乐的人最终都沮丧地行走。我行走的时候,手机光亮微弱地在手掌中闪烁,而我不知拿着它能够干什么。我可以扔掉手机,也可以扔掉电脑,我可以不说话,也可以不睡觉。我的强迫症发病得严重的时候,便是活得如同死了一般,仍在活着。

我其实听到这张音乐时,我的心情是愉悦的。只是通常愉悦的时间总也不能被我记得更久。
<<Fight Club | 主页 | 1408>>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