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久石让

久石让

有人说,没有久石让的音乐就不能成就宫崎骏的神话。
我记得,很多电影,都先使我听见音乐。乃至电影看完,影像逐渐淡化,音乐仍能在重新听见第一个音符时,被完整忆起。
喜欢音乐的孩子不会变坏,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听久石让的音乐时,心情能够静下去,即使前一刻我仍躁郁。
某年,电脑里只放置宫崎骏电影所有插曲的钢琴版,然后一首接一首播放。无论我在工作,或在看书,或与人说话,耳边总在听着它。因此,人似乎是平静的。别人的调侃,也能笑着接受。
钢琴的声音比其他乐器的声音更令我喜欢。从X战记原声中一首壮阔的交响曲,我却更喜欢听它的钢琴版开始,逐渐地,其他电影的原声我也更爱钢琴版。
我没有任何音乐知识,因此我不懂得分辨音符与音符之间的关系。我只知道我此刻随旋律升起的记忆,它若是美的,那么,音乐也必是美的。
这一刻,记忆如同学生时代,有青春和单纯的一面。坐在校园花圃旁,和朋友说话,广播声在头顶上空,其他人的笑谈声也在身边。
因此,也许,久石让的音乐中其实布满回忆。
<<The Son's Room | 主页 | 一一>>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