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Alone With You

Alone With You

我听If You Forget Me的时候,仅觉得还行,而且过后就不太记得她的音乐长何样子。当我随着豆瓣猜而再一次撞进Devics的唱片,看见对于她的唱片,介绍中总不乏颓废等字眼。于是我又听。在这种清爽的夜晚,风和人都不被打扰的好时机,如果拿来听一些小清新或快乐的歌曲,应当正适合。但我想找找更过瘾的东西。亲爱的,可别让我那么轻松。

有些人把颓废当宗教般敬而远之或盲目崇拜。有时候我属于第一种人,有时候我属于第二种人。当我厌恶它,或喜爱它时,我都希望它能再恶毒一些,糟蹋所有人的好心情,向世界美好的部分吐信子。随后我们这些不听音乐就活不成的人理所应当恰到好处地抱着耳朵里的音乐埋溺到死。亲爱的,不要以为这是消极情绪。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比音乐更能让我觉得积极。

当然,我不能忘了评价这首Alone With You。我观看其他首歌的名称,看见它们所包含的意思相差无几。其实,我喜欢像某张后摇唱片般只标记着1、2、3,取代为它们取各种相似名称的伤脑筋。但是,不得不说我听一些歌的原因正是因为它的名字。Alone With You,很好的名字。即使我们在一起,那也不能代表我或你没了孤独。但正因为我们孤独,我们要在一起。打完这两句话,我不禁有微笑的冲动。世界上有多少理论是相互矛盾又统一的呢。正如这音乐和这人声,这缓和的音乐和这聒噪的人声,这平静的耳朵和这暴虐的人生。

Devics的Push The Hear,我还得再继续找来听。她不像其他任何别的人那些简单地颓废。仿若一场宗教的神祉,她引导得很完美,甚至旋律也能让人记住,黑色的毒沫也能让人一口饮入。
<<once | 主页 | 消失的光年>>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