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蚂蚁蚂蚁

蚂蚁蚂蚁

张楚,怎样一个人。他喜欢四处行走,位于苍茫大地与苍穹之间,人群从身旁熙攘,从而他在路上,总有很多设想。他的音乐,可以给人们听的不只是旋律与歌词,每一首歌,都代表他的一段旅程。他被人们第一次关注时,他在唱,姐姐,带我回家。他离家甚远,他离舞台亦甚远。当他因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而广受好评,他选择继续远行。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也知道,冷暖自知。我也听说,姑娘不该是肥皂。张楚的思想,如一块璞玉,它不那么圆滑,保有首先的纯粹,无人能伸手雕琢,除非他愿意抛弃自己一直对世界的观看与呐喊。他的声音,年轻人愿意倾听。因为,他如此善解人意。“不请求上苍公正仁慈,只求保佑活着的人,别的就不用再问。不保佑太阳按时升起,地上有没有什么战争,保佑工人还有农民,小资产阶级,姑娘和警察,升官的升官,离婚的离婚,无所事事的人。请上苍来保佑这些随时可以出卖自己,随时准备感动,绝不想死也不知所终。”

曾经的魔岩三杰,尚有几个被人们记住。摇滚,又能如何安慰人的生活。一手摇滚,一手矫情,又是多少人的选择。当有一个人可以在你听见他的声音时面露喜悦,并让你愿意细细分享他的态度。当面临炎热的夏天,或寒冷的冬天,你都能听见适合自己心情的声音。他关于社会与爱情,都有所考虑。请你珍惜。

即使你在别人眼中只是渺小的蚂蚁,请相信,蚂蚁没问题。看一看你的理想,是否还埋在土里。
<<消失的光年 | 主页 | 我想深情款款地爱上你>>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