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我想深情款款地爱上你

我想深情款款地爱上你

凡是首先被标榜上不适合绝望的人听的音乐,就会像黑色星期天一样被无数人追听并最后一笑置之。或许绝望本就是个引人发笑的词。尚存呼吸的人谈何绝望。但,我还是听了这首歌。她的声音给我的第一感觉和吴虹飞一样,典型的南方声音,带着些尖厉,弃妇般的呐喊。听第一遍,我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因为我不是那个被她试图深情款款地爱上的人。绝望的人应当不会担心听到它,反而幸福着的爱情着的人最好不要听它。幸福和爱情会被诅咒。这就是我听后的惟一感觉。我随即听了它很多遍,便可以将它当作一首抛弃歌词的童谣。

或许我的念头都缘自我对一些悲伤与绝望情绪的本能鄙夷。所谓人潮汹涌,所谓天空大地,所谓小情小爱,是否真能到达影响生命的地步。如果我绝望,我是否该在第一次绝望的第一刻便亲吻死亡。孤独不是惟一的,爱情只是暂时的。世界上能陪自己最久的人不过是自己。与其拿整个生命去爱别人,奉劝你先爱好自己。

或许这个封套上眉眼温顺的女人是钟童茜自己。或许这些歌唱的是她的心意。或许她在每天忙碌着生活的时候才想到要深情款款地爱上某个人。或许她的专辑发表后她又能够如释重负地和另一个人相伴。这些都属于一个女人所能够狭小的情感世界。如一个以感情喂食自己的怪异生物,不顾全身破烂地倔强爬行。
<<蚂蚁蚂蚁 | 主页 | Boys Don't Cry>>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