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Quiet Inside

Quiet Inside

Andy Tubman的声音里,可以让我相信一种叫隐忍的东西。这种东西,现实里我不相信。谁不痛苦,谁不在痛苦中消沉,谁被谁绑着而不挣扎,谁连狗急跳墙也学不会,谁也不是死人。只是,他的歌声,有些挑弄人脆弱的某根神经。疲惫,松懈,进而放低姿态。

我从骨子里便是一个不坚强的人。除非结局摆在我面前,我不愿进行任何臆测。活着即是度过时间,时间里的一切都可消逝。如此,我乐于看见一些挣扎的东西。即使那只是一股声音,或一句歌词。

I couldn´t make the colors match today.
I don´t know what else to say.
<<The Trip | 主页 | A Wishful Way>>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