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A Wishful Way

A Wishful Way

我从来听音乐不顾歌手歌词类型甚至名称。知道跳房子大概在很久之前,那时候通过灰尘音乐社或电台或其他,我回想不起。也许在那时候,我已经看过田原的蝴蝶。但我不知道田原是跳房子的主唱。

A Wishful Way这整张唱片,我听得不多。田原的myspace里第一首放的是she,这比我在此之前听到的其他首都更让我喜欢。另有一首,Fragile inside,大概是我所听跳房子的第一首。但花去很多时间才找回它的名称。因此我此刻只听she。

田原在蝴蝶里是一名酒吧驻唱女子,她有美丽的容颜和声音,足以令普通的居家女子何超仪动心。蝴蝶大概是我看的第一部女同性恋电影。它不太完美,从情节上,人物上。但它漂亮的摄影足以让我记住田原。

中国人里,能听的声音本就不多。虽然她唱着英文,咬字不够漂亮。但我们应该会喜欢听她。因为爱音乐的人,都愿意音乐更贴近自己。宁愿她是我们同样国土上的人,与我们相同的黑发黄皮肤。不愿她遥远,只留下声音。

she's aching, she's waiting
for the one could really be sure.
be sure.
<<Quiet Inside | 主页 | 愛の言霊>>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