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Skins

Skins



——Skins带你践踏狂野的世界

Skins发生在一个有趣的年龄段。17岁。就像Anwar的17岁生日party上他某个不受欢迎的亲戚所言,他开车花大笔钱赶过来想要参加的是成人礼般的18岁生日会,而不是区区一个17岁。17岁是个青黄不接的年纪,不够幼稚也不够成熟。但Skins中的17岁是一个即使度过整个生命也只能领略到这里的世界。
  
各人在人前都需佩戴各种面具,Skins中的Tony作为主梁之角,将这些面具轮番戴了个遍。他不仅擅长于与妹妹一同在父母面前玩声东击西,也能够凭着一副好相貌与好歌喉在校园里长袖善舞,最重要的是他懂得如何用一个坏字抓住女孩的心。当Tony享受完各种繁华后终究回归他一个小男生的本质,就像一场华丽的演出后终要卸妆,他在面具融化掉后被人看穿手中玫瑰不过是众人共享的纸花瓣,他独特的玩笑也根本不在众人的承受范围,他引以为傲的身体也可以被人打完又打破烂不堪,最后他只懂得不解地询问,这难道不是你们一直想要的吗?但他会得到一种答案,则是“fuck off”。Tony会因此困惑迷惘,但他不会被打垮。他的面具仍旧要戴,他的妆也依然要卸,他还要找回他惟一的girlfriend。一般人需要花数十年追忆的某个叫作初恋的东西,Skins更是让这件东西变得出淤泥而不染。这只是Skins为让观众响应的第一个共鸣点。
  
人在人前最泛滥的东西不仅是面具,还有一种叫尝试的玩意。一开始人们未习惯新奇的东西,所以都循规蹈矩,爱自己一直爱的人,做自己一直做的梦,甚至见到同一个人的反应也始终如一。Skins让这些人从第一集到第九集通通来个颠覆。
  
Sid终于不迷恋Michelle,反而爱上了自己一直忽视的Cassie。Michelle终于不再见到Tony就抱着亲了,她向Tony的脸上揍了一拳,随后尝试了好几个男人,最后懂得在卫生间里听着Tony的表白而掉眼泪。Tony终于不对任何人的灾祸都幸灾乐祸了,他会为自己的妹妹或朋友真心的焦急,并且可以朝着自己的敌人低头,只为了做回他一直想要做的好哥哥或好朋友。Chris终于不再只是跟着别人身后行走,懂得了主动追求比自己年长不知几多的Angie,而且成功获人芳心。Cassie终于不只是对着食物犯愁了,她也有了她念念不忘的男生,当她坐在公车上不再是注视着“EAT”字样而是想着某个男生的脸时,她美丽无比。以及我最喜欢的小gay,Maxxie,他终于可以不在他的穆斯林信徒朋友那里遭遇性向歧视,而顶着gay的头衔走进穆斯林信徒们的视线,他微笑的样子比忧郁的样子更美,他勇敢的样子也比他逃避的样子更美。我只想说超越就是一种胜利。
  
当这些人的家庭一一经受矛盾或创伤或翻天覆地仍不知该如何反省自己时,小孩们却逐渐在长大。因此父母们目瞪口呆的镜头在电视中比比皆是,小孩们成为了一时间的主导者。这不是指“小鬼当家”一般的情节,而是家庭关系中所应当惯有的换位思索法。当父母与小孩进行了换位,小孩没有长进的学业也并不是那么糟糕透顶的东西,小孩彻夜不归也不是天快塌下的事情,因为最终结局会由双方承受。也许承受完了之后仍旧要天崩地裂,但即使天真的塌下来,父母和小孩也会一齐顶着。人的本质是动物,而动物的起点也只有亲情而已。
  
Skins仿佛力求表现真实,所以他们不断“fucking”,他们也不断沉醉于性交与致幻剂,他们直到末尾也没有对曾荒唐过的部分忏悔,因为年轻也就是倔强的年龄。当第一季将要结束,Sid开始唱起歌,并且歌声宛转动听,躺在地上唇色苍白血流不停的Tony也开始唱起歌,我突然同时有了笑与哭的冲动。他们在唱:“baby,baby,这是个狂野的世界,仅仅依靠微笑是很难应付的。baby,baby,这是个狂野的世界,我会永远记得你天真的模样。”
  
我不认为17岁的开端是每个人的开端,也不认为17岁的结束是每个人的结束,它只有一段尽情的过程。Skins没有将这过程完美化。因为这过程,冷暖自知。
<<雨生来过这世界 | 主页 | Tais-toi!>>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