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1408

1408



——恐怖电影之胡语乱谈

有一类人,嫌弃自身生活的平庸,无刺激不追寻,故而爱上恐怖电影。如我。若能遇上令自己毛骨悚然的镜头,内心会兴奋不已。须承认这很变态。
而比我这类人更变态的,是如影片中主角这一类人,非灵异旅馆不住,住宿期间并且拍照录音绕着房间自言自语大吵大嚷,并且将曾经发生过自己却不曾目睹的灵异现象注上自己的名号撰写成书。
但我见过最变态的,当属国内或台湾某些灵异类节目,领着一群大众扛上摄影机去鬼屋寻宝,一惊一乍并且指着某些蓝光作道士状。因此,我基本不看中国恐怖电影。
算起来,我看过的恐怖电影已有不少。部分心得能够稍作记录。
美国人其实不懂得拍恐怖电影。每一部美国恐怖电影,它都喜欢以先兆的姿态夺人眼球,将主角当成小白鼠,一一将曾发生过的恐怖事迹亲身试验。美国人喜欢研究人的大脑,日本人则喜欢研究人的心理。因此美国恐怖电影总有股清醒的气流在作怪,不能将观众引入足够恐惧的状态。同样是鬼屋,日本人喜欢集体作战,美国人则单枪匹马。一个人承担惊恐不足以服众,全栋屋子的人都争着抢着要死要活才好玩。更何况,日本有骨灰级的女鬼挡在面前,任哪个国家也模仿不来。
前段时间与朋友谈及恐怖电影,仍认为咒怨中的小男孩最为经典。同样为小孩,同样死去多年仍存留世间,同样喜欢冒出来吓人。美国人觉得这小孩一定只会吵着闹着找爸爸或妈妈,找着了也只会抱一抱哭一哭,唤起某些对亲情陌生的人的眼泪。日本人则觉得这小孩一定于幼小的躯体内装着年老的灵魂,能够把握成年人表面未可知的心理阴暗面,一而再再而三戳破它直至将这个成年人的魂给毁灭。
我一直认为恐怖电影都似悲剧,因有人死亡,必定引起生者的悲伤。多数鬼都依靠着这悲伤而存在,否则单凭怨恨,没有多少鬼能够恨得那么有形有状。日本人则十分懂得这点。我曾看鬼水凶灵而对那只小鬼悲从中来,只因为它日夜躲在电梯里,背着红色小书包,看到值得信任的母亲状的生物,便一声一声唤妈妈,直至终于能与她依偎,全身怨灵便都消散。孩子的愿望大都很简单,总有那么多的人无法体谅并满足他们,勿怪诉说小鬼的电影越来越多。
除了悲伤,恐怖仍该是恐怖电影的最终主旨。如果能够于大白天,门窗全敞,屋外笑声话语声一片的环境下,仍将我的心脏给揪紧,那么这部恐怖电影一定达到一定水准。因为我这类心理麻木冷硬的人,很难对血水漫延鬼声轰隆的场景产生感觉。除非它一直有惊喜,一直将人的思想控制在临界点,一直在你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将你的死亡提至你的眼前。
那么,1408这部影片,有足够的惊喜。即使它也有足够的俗套。我仍觉得,在接近傍晚,周末的傍晚,我除了玩游戏和睡觉之外无事可干的儿童节这天的傍晚,用两个小时看完这部影片,十分值得。我甚至很少触碰别的按键,乖乖将它从头至尾看完。
主角如同所有正在看影片的观众,从一开始极度不信任灵异并且打算将它一一攻破,至他被自己的幻觉攻击得面目全非,反反复复的诡异景象在重演,甚至声音温和的收音机音乐也能够将他的神智击溃。如果观众足够感性,也可以为主角和他的女儿的情深似海抹一把泪水,甚至因为他们拥抱的镜头而叹息着对影片赞不绝口。
影片的恐怖指数,我只能给三星。但演员的表演,我可以给五星。仍然觉得,影片的惊喜权握在演员手中。他足够坚强,足够清醒,足够奋不顾身,他十足卖力。我想看着他活着自1408中离开,但我看到他仍衣冠楚楚站在1408的窗前,转身走向他的女儿,逐渐透明的身影那么如释重负。
<<Behind Closed Doors | 主页 | The Sixth Sense>>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