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The Sixth Sense

The Sixth Sense



——孩子这样的美好生物

你会相信一个孩子么?
即使他说得真实,从第一反应而言,浮于你脑中的会有几分相信?
Cole Sear说,你不相信我,你怎么帮助我。
他是一个孩子,他的眼神夹杂着泪水,如刀片般,亦很脆弱。

我极少有机会与孩子相处,因为我不是幼稚园教师或是如Dr. Malcolm Crowe般的儿童心理辅导师。我也不是很喜欢与孩子相处。大多数孩子会在与你碰面一次的几个月后便将你忘于脑后,因此我误以为孩子是最轻视感情的人。
有一段时间,我曾和一个孩子相处。第一次见面,我正坐在他的房间里,而他的妈妈刚刚出门,他则走进房间,眼神戒备地盯着我,对我说,电脑是我的,房间是我的,你不准碰我的东西。我和他面对面,不能对他认真的态度进行忽视,于是我说,是你妈妈让我进来的,你不听妈妈的话么。他撇撇唇,随即更大声说,这是我的房间,只有我才能让别人进来。
后来,我见到他的父母貌合神离的关系,他的爸爸常常坐在电脑前或者牌桌前,惟一替家里维持生济的人是他的妈妈,并且他的爸爸常常对家中的各种小事发脾气。我和那个孩子熟悉起来后,会陪他玩赛车,听他翻译电视里粤语版的奥特曼,于是他有些信赖我。一次,他走进爸爸的房间后,一语不发地走回自己房间。我跟过去,询问他怎么了。他说,爸爸恼我。他眼睛红着,表情十分委屈。我说,爸爸爱发脾气,这是不好的,不要理他。我承认我对孩子缺乏教育能力,因此我很快离开那间屋子。
一个月后,他的妈妈将他带至我所在的地方。他很开心的样子,顺着楼梯爬上爬下成了他很大的兴趣。而我仅能跟在他身后。我随即牵着他走进停车场,他开始叫我姐姐,显得很快乐地绕着场内跑步。我才知道,这个孩子并没有忘记我。但他跑了几圈后,忽然走到我跟前说,我不舒服。我当时并没有立即作出反应。直至他推开我的手,扑到一张门旁,突然呕吐。事实上他感冒得严重,不适宜在屋外一直吹风。他的妈妈很快将他领走,我远远看着他,随即向他招手,远远看见他也在回过身招手。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说起这个孩子只是因为我十分想念他。他曾经哭闹着不许我离开他家,他被妈妈取笑时,他还认真地回答,我中意她。我确信我遇到了一个单纯又可爱的孩子。
事实上,我们面对与自己相同的成年人时,警惕性会增加一倍。因为我们深知自己的心理有多复杂,正如同我们了解孩子的心理有多单纯而对他不能重视。

影片本身,也与大人的世界无关。它可定义为惊悚,可定义为逝去的爱,可定义为人与人之间的恩情或友情等等。但其实,它只是一个男人与一个男孩相处的故事。
男孩害怕一切鬼魂,但他却无法摆脱看见它们的能力。男孩惟一不排斥的是这个男人,他会跟自己心平气和地玩一个游戏,变一个魔术,或只是单纯听他诉说。当这个男人中途想要放弃他,他有些疯狂地朝男人喊叫,事后,男人最终寻回他且愿意帮助他,谁也无法得知,他心里得到多大安慰。这种安慰,能够让他去面对鬼魂,向他的母亲敞开一切。
对男人而言,男孩只是他赎罪的某种渠道。他念念不忘的是他的工作,令他中枪身亡后仍旧飘荡在世间的理由仍旧是他的工作。他从男孩身上看见那个面色苍白的举枪将他击毙的青年,救赎男孩能够使他的灵魂得到些许安息。而影片最大的悬念,却也在于男人身上。直到他的妻子一遍遍看他们结婚当时的录影带,并且在睡梦中呓语,他才被揭晓已经死亡一年的事实。
男人的职业本身便很崇高。世界上的人,能够用心倾听孩子的语言,并且相信他们的话语,少之又少。孩子在成年以前,思维方式皆只能由成年人引导,因此他们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也就不存在值得人关注的心理,这是多数人的想法。即便有人遇见心理异常的孩子,也只会将他称之为怪胎,将他同正常孩子区分开来,以为自此相安无事。
但是,孩子眼里的世界,你如果想要了解,你会发觉它比自己所看见的更纯粹。即使它伤痕累累,仍旧怀有最大的被救赎的希冀。
<<1408 | 主页 | Les diables>>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