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Les diables

Les diables



——蓝色玻璃般的眼睛装着满世界的残酷

首先要说,这不是一部儿童片。如西西里的美丽传说般,它只单纯地说人的情感经历。因为片中主角于少年时期便已生命消亡,我们所看见的也只有这段少年故事。
片中男孩曾纵火,曾自杀,曾开车撞伤一名警察,曾以刀子刺伤一名警察,曾闯入一栋民居并持刀威胁女主人,曾数次被关监狱,更曾数次与人殴打。若仅是他一人的电影,那么内容能够简单概括为一名少年犯的潜逃史。
然而他身边还有一名女孩。女孩对空间的认知感极差,不能辨别道路的走向与门窗的作用,常常往返不断地走路。一开始她对任何人的碰触第一反应只有尖叫,后来她逐渐喜欢同男孩进行亲昵的贴面和抚摸。惟一不变的是她喜欢碎片状的东西,当碎片洒在她的身上她便会高兴地笑。同时,在她十分不安的时候,她也只依赖于碎片,她非常喜爱拼图,即使眼睛不望向它们,也能够十分快速地将它们拼成美丽的图案。
许多人认为女孩是有病的,因此将她鄙视。男孩却总是对她说,别担心,不要改变自己,我们要远远离开这里。他发誓带她离开,于是他们一次次在山林或地下室中过夜。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没有真正赖以生存的能力,令他们赖以生存的只有彼此。
但同时,他们还是兄妹。导演如同疯子一般在他们身上加满枷锁,而观众从一开始便知道不会看见圆满的结局。

有关心智不成熟的孩子,我只见过由亲人视作儿童般对待的例子。他们或是因为天生聋哑而性情孤躁,被他人以欺侮的动作侵犯后便会愤怒,与人一次次打架,而后麻木地跟在父母身后向别人的父母一次次道歉。或是天生智力欠缺,不断留级,身材却愈见高壮,因而被比他年纪小的同学围攻时十分易怒,却在自己母亲一次次的拥抱与哭求后,变得越来越软弱,长至18岁,仍每日需人接送。片中女孩却无这般溺爱自己的亲人,虽然她有哥哥,但她没有更多人的关怀。所有人将她当作男孩的附属品,因此她不需要思想,不需要语言,甚至在她独自一人时便会遭受捆绑和输液的待遇。
有关因天生残障或出身阴暗而自幼被抛弃的婴儿,我见过被许多冷漠的亲人抛之不顾后数十年再来找寻的例子。无论在医院走廊,或是某个公共场合肮脏的卫生间内,抑或不相识的人的家门前,甚至某个垃圾堆旁边,弃婴全部不受礼遇。因此片中男孩的心理十分极端而暴力,他对正常人的情感难以信赖,却对不懂得言语的女孩百般呵护。惟有真正境遇相同的两个人,才能够相依为命。
有关孩子,我见过许多如同小兽般认定第一个给予怀抱的人的例子。有简单的情绪,却极容易受外界影响,衣食住行都需人教导,与人第一次亲近而受到尊重后,便会一再地想要亲近他,因此,片中女孩是一个绝对单纯的孩子。她有一双蓝色玻璃球般的眼睛,大而漂亮,却极少出现神彩,她会扬起唇角,会笑出声音,却从眼睛里看不见这个世界上的切实物体。于她而言,哥哥是一切,他提供的所有东西都是好的。即使她最终在秋千上荡起来,欢笑起来,而她的哥哥正在一旁静静地死去,她也无从得知。
我相信这部影片只是放映给成年的人来看,从中或者看出对待生命的责任,或者体会自己不曾了解的孩子的内心。
能够记录这些深刻的残酷的人并非导演,而是那两个情真意切的孩子。
<<The Sixth Sense | 主页 | 三更之回家>>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