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出埃及记

出埃及记



——到处是欢颜,全部是悲语。

电影结束后,我打开小城大事一遍遍听。
詹建业和潘小源依偎在KTV的沙发中,一边唱,一边笑。他慈眉善目,她妖娆美丽。他的生命消亡前的一段时期,留下了所谓的快乐。
詹建业的妻子独自坐在车子里,或独自站在浴室内,将她长长的卷发认真地洗,轻轻地吹,遂躺倒在地板上放声大哭。她曾在独自行驶的公路上遇见詹建业,他认真地告诉她交通规则,在她摆满了杀人娃娃的车子旁,像一个很好的男人。这个很好的男人却不会抵挡诱惑。
潘小源直到关炳文意外而死后才说出自己曾经很喜欢过他,虽然他是一个看上去邋遢,行事猥琐的男人。她不关心她的男人整日忙碌些什么,她愿意将身上仅剩的钱给他。她的寂寞并不只是源于丈夫的死亡,在她十分厌恶却仍要伫留的香港,拥抱其他男人只是一种身体本能。
男人是女人生命里的永久悲剧生产物。于是方子晴假设,如果世界上没有男人。詹建业的妻子对此的深深恐惧,从自己的父亲,到自己的丈夫,没有得到半点救赎。所以她们决定实行,杀一个男人,挂一个娃娃,如此单纯而优美的杀人计划。
埃及或是整个社会状态,或是男女双臂之间,不可抑转,彼此伤害。如歌词所唱,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出埃及只是每个人心中的金字塔崩塌后,获得的些许光明的假象。
詹建业尝到妻子给的一颗糖果包住的毒药,在他的升级考试上,渐渐说话不连贯。他去了天堂,或是地狱,将会发现,有一个女人,或两个女人,在为他哭泣。
她抬起脸,泪痕犹在,心意已决。许多男人静悄悄地死去,然而,女人也没有因此而幸福。
<<三更之回家 | 主页 | 菊次郎の夏>>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