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菊次郎の夏

菊次郎の夏



——天使之铃将菊次郎大叔带回正男的身边

电影像漫画一样,每个篇章都附有图片与标题。将所有篇章合拢起来,是菊次郎与正男的这个夏天。
北野武的镜头语言总是如此明晰。特写的时候两人同时低头默默不语,拉长的时候两人在苍茫大地或海边一同行走。停止的时候两人的眼睛在同时注视,活动的时候两人分隔开来朝对方欢笑。
正男有一个崭新的书包,书包上缝着一对翅膀,后来,他多了一个天使之铃。他失去一个妈妈,得到一个菊次郎大叔。因此一开始他奔跑着的时候眼睛低垂十分紧张,后来他跑得轻快,能够从侧面看出他微扬的唇角。
菊次郎从小也没有爸爸,后来与妈妈分开。正男跟着他找寻自己的妈妈,虽不知他的故事,却一直怀有热烈的希冀,即使路途磕磕绊绊,仍要走到目的地。菊次郎向正男编造美丽的谎言,并且和他说笑,让他唤自己爸爸,给他最真切的希望。正男从来恶梦不断,却最后有了一个美梦,梦中仍是菊次郎对着他笑意可亲的脸。他们并不是一开始便合拍,但菊次郎是第一个让正男有话吐露的人。
菊次郎在偏远的车站旁看着屋外大雨滂沱,而正男枕着他的腿睡着。菊次郎轻声说了句,原来他跟我一样。两个长相凶恶却十足善良的男人,将自己摩托车上的天使之铃交给菊次郎,并且随他一同陪正男玩各种有趣的游戏。菊次郎和他们商议着游戏的内容,然后说了句,都是为了孩子。
因为影片始终展露的童心与关怀,片中所有人物都十分可爱。他在游泳池里揽着救生圈并且溺水,他戴着墨镜佯装盲人以获取搭乘顺风车的机会,他在路中央放置尖物使驶过的车辆滑落路面,他走出数步后回头望见孩子用手臂挡住的哭泣的动作,他于深夜的时候敲开药店的门为被人打伤的他疗伤,他满脸血迹望着他说谢谢。以及途中遇见的那几个好心的人,他们假扮成外星人,八爪鱼,人鱼,跌进泥坑里也乐在其中。
人物的感情大都通过动作完成,极少有感情外露的话语。菊次郎的夏天,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并且为了给予他一直缺乏的爱。虽然北野武未曾将这些思想坦露在人物的台词中,却已非常清晰。
北野武的电影我知之甚少,在此之前仅看过玩偶。这场电影由他编剧,导演,并主演。他的影像一直很特别。即使满口脏话,看似粗鲁,却十分细腻,菊次郎大叔是一位可亲可敬的人。
这部影片,无法忽视的是,久石让的配乐令人的感情有了立体的回音。从一开始稍显寥落的单一的琴声,至最后活跃起来的交响曲。正男跑起来的时候,天使之铃的清脆声音在音乐间回响。
菊次郎告诉正男,摇一摇天使之铃,天使便会出现,将他的妈妈带回给他。正男摇了很多次铃,天使没有出现。但是,菊次郎一直在他的身边,那么努力地将他送回祥和且快乐的地方。
<<出埃及记 | 主页 | The Son's Room>>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