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Cast Away

Cast Away



——仅存信念以度余生

励志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完成它,需体验人最深处的恐惧与渴求,并最终让它趋向光明。
最为困境的时候,人会回归动物的本质,与自然相抗并且将环境加以利用,但人与动物终究有相异处,即欲望不同。动物能够仅为了一顿饱餐或者一场逃生而付诸所有,人却不仅仅满足于此,人还要有情感,将情感建设起来,称之为信念。

电影中,Chuck的信念寄托于他的未婚妻的照片,以及他搭乘飞机前曾向她承诺的很快返回的誓言,他历经荒岛生存的四年,仍旧保有此种信念。即使在那片荒岛,那块海域之间,他一直看不见人迹。从一开始他听见任何响动便会呼救,至他终于在海水中找到一具同伴的尸体,再至他习惯了暴风雨与海浪,人的特质渐渐从他的体内消褪。他一开始专注着的衣物不再起作用,他的发须开始漫生,他的眼前除了一只以他的血画上人脸的排球再无东西可供他对谈。四年并非一段短的时期,他也在对孤独的处境作出反抗。他在石壁上刻字,绘画,与排球聊天并为它取名字,最后他带着它一同真正地踏上逃生之路。
Chuck回到人烟拥挤的都市,在别人面前回忆荒岛。他提到一个词,把握。他需把握风、雨、雷,因而他才能适应环境并且脱离环境。他还提到,继续活着,是他的权利。只有历经生死危机的人,才能够明白生命的可贵。没有人在皮肤完好,吃饱喝足的生活中会感觉到危机,进而也不会感觉到自己生命流失的迹象。而他曾在身体各处留下大片伤痕,流落不少血液与眼泪,当他回到正常生活,穿得体的衣服,有精美的食物,他开始重新考虑过去曾一度视而不见的生活的幸运。他会很快适应原本就属于他的生活,但他同样需要一段过渡期。在很长一段时期,他会深深思索他在荒岛的时间,那带给他的震动将一直影响他的生命。
Chuck的未婚妻最终属于他人,即使未婚妻的心仿佛一直属于他。他不再如四年前一般自信张扬,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他开始出现大段的沉默,眼睛灼亮,却也同样令女人着迷。因此,不需担心他的情感生活。他会懂得调适。就如同他在漫无边际的海面失去了一直相伴的排球先生,他趴在木筏上低喃对不起,因为他终究不能奋不顾身地前去抢回它。放手,并不是因为不需要,而是清醒地认知到距离。
Chuck能够在荒岛上活下来,脱离不开他的智慧。如果一个人只剩下恐惧,将很难发掘到自己的智慧。而一个人若在恐惧之余拥有信念,那么,能够被挖掘的生的欲望将化解危机。这不是容易的事情,但一定可行。所以,请善待自己的恐惧,也请不要浪费信念。
<<一一 | 主页 | Philadelphia>>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