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Philadelphia

Philadelphia



——活着的每一刻,都美丽异常

每遇到一部好影片,我都有相同反应,即不愿关闭那段长长的黑色字幕,宁可听着从它之后传出的音乐,开始敲下我的此刻感受。
一开始,我对Philadelphia并不抱太多期待,即使它的主演为Tom Hanks。
吸引我观看的情节有二,一为同性恋,二为AIDS病毒。将这两种情节合而为一,那么影片必定需很现实。演员的表演却不可过于现实,否则,只能成为悲剧。
我可以在观看此影片时将阿甘的影像洗刷干净,而Tom Hanks的表演更可做到如此。他饰演这个名叫Andrew的男人,并且完美无缺。

当Andrew身为律师的时候,他是老板眼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并足以挑大梁,然而他的身体日渐虚弱,脸上的伤痕日渐明晰,他被迫解雇,并被老板以栽赃的手段戴上能力不足的罪名。当一个人身心健康时,伫立于他身侧的皆是好的机遇与赞美的声音,而反之,当这个人从某一时刻开始灾难降临或身染恶疾,那么所有光芒都将从他身侧撤退。Andrew非常理解并领受这一点,因此当他在图书馆内细细翻阅艾滋病类书籍时,即使有人不断劝说他进入单独的数据室进行查阅,他仍自愿顶着旁人鄙夷的视线安然独坐。
当Andrew被检测出HIV病毒时,他受许多人排斥并拒之千里。他契而不舍,并几乎决定自己身兼原告与辩护律师双重身份,坚持将自身所遭遇的不公呈上法庭。他在终于找到愿意替自己辩护的律师而终究能够开庭之前,向他的全部家人进行温和而善意的提示,告诉他们之后的生活将饱受其他人的蔑视与不公对待。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令他的恋人非常担忧,他读出恋人掩饰之下的怜惜之意,却在诉讼迫在眉睫之时,举办了一场化妆舞会。他与恋人相拥着跳舞,穿着一身洁白,那一刻,他十分美丽。他在舞会结束后,与律师商讨第二日的上庭时,却屡屡打断对话,专心聆听起屋内音响传出的歌剧女声,认真体会每一段琴声起伏,低喃着I am love,并且泪流满面。
Andrew是一个拥有真性情的人,他不刻意显露自己的病体,也无需标榜同志身份,他直至重病至死,也不曾向人摄取怜悯。他只在微笑,告诉别人,It's okay。一如他的葬礼上播放的他的儿时录影带,他的笑容从始至终都纯洁耀目。
Andrew起诉曾经的上司,或许并非为自身利益与今后道路。他心中明了,类似的遭遇将持久降临于同性恋者与艾滋病患者的身上。他能够在众人面前袒露一次全身的伤痕,并坚强执着地一次次阐明自己对律师一职的热爱,令众人能够相信同性恋者也仅是常人,可以做好任何一项力所能及之事,那么,他会觉得,何乐而不为。

他与他的恋人,没有亲密镜头,只有彼此关心的言语,以及相拥而舞时,彼此靠拢的甜蜜。
谁能说他的生命其实悲哀而显得残缺。我却因为这种动人的美丽,再一次落泪。
<<Cast Away | 主页 | The Girl Next Door>>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