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嫌われ松子の一生

嫌われ松子の一生



——生亦何哀,死亦何悲?

我想了很久。松子这个女人是怎样一步步把我的眼睛给掐得死死。我从她的童年看至她的老年,从她的清秀期看至她的肥胖期,从她的学生看至她的情夫,从她的歌唱看至她的卖身,从她的平凡看至她的入狱,从她的笑容看至她的死。我只记得她一遍遍说,没关系,总比孤零零一个人好。她的死原是开端的悬疑,却慢慢变成不可触摸的答案。因为她绝对不会死得幸福。

我可以确定,松子即便被所有人嫌弃,却是被导演深爱了。因为她往往在惨绝人寰的时候,导演都会替她框上一个童话般的背景,并且要反复吟唱她幼年时最爱的那首童谣。我透过那仿佛天真幸福的画面,猜不透松子一次次重新鼓起勇气寻求幸福的微笑的脸。她也许并不懂得何为幸福,因为她从未经历过。她只知道如何进行她的爱情。她从上往下跳,翻滚而受伤,仍能捧着她所坚持的不离不弃的思想微笑着奔跑,望见一般人望而生畏的血腥,她能抱紧并亲吻,遇到一般人望而却步的牢狱之灾,她能等待并迎接。发生在她身上的悲剧,数也数不清。而她的这些故事能被一一道来,导演一定是爱上她了。

我也很爱这样的女人。我遇过这么多被人嫌弃过的人,也被一些人嫌弃过。我曾被老师编排至最末位置不理不睬,我也曾被妈妈抓住头发将头往墙壁上砸,我还曾深深怜惜一个人的生命却仍失去他的影踪。我所能够露出的表情只是消极麻木,或者暴躁任性。我至今不能摆脱过去。我所遇过的被人嫌弃过的人,都没有一张足够坦然承受再多痛苦的脸。

松子可曾为自己好好活过,我不知道。她停留下来度过最后一段生命的河流,也许藏着所有她对家乡的美好记忆。即使是一个丝毫不受人重视的人,也有她所能依靠着流泪的记忆。那么,生亦何哀,死亦何悲?
<<The Girl Next Door | 主页 | Hard Candy>>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