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Final Destination

Final Destination



——不只是以死亡数字刷新战绩的美国恐怖片

一天内我看了三部恐怖片,分别来自日本、韩国、美国。我同样认为日本恐怖片在捕捉人的心理某些恐惧点上很有见地,韩国片同样爱在咋咋呼呼的女性演员上下功夫或者穿插某种同志情节便以为足够另类,但令我有所改观的是美国恐怖片。所幸在中午、下午、夜晚这三个时间段,我选择于夜晚观看Final Destination。关上灯,关上阳台的门,一个人坐在床上,音响开得适中,因此影片得以好好享受。

我记得从小到大我不止一次梦见我或我爸爸惨死。而我爸爸曾有数次被我梦见车子撞进水中。事实上,我和我爸爸都仍活着,即使每一次梦醒我都有所担忧。我是非常相信命运与轮回的人,所以我对这部电影的理念十分理解。影片以200余名旅客罹难于飞机爆炸的重头戏为开端,Alex的恶梦为导火索,开始人的预感引爆人的死亡这一惊悚游戏。如果相信命运也能够如此巧合,观者便能继续下去。反之,观者会看出许多破绽。而我不愿意说破绽。

从我的感观角度,我很欣赏这部影片的情节设计。与其说人的死亡顺序是由当初于飞机引爆的座次而排列,不如说是以人对死亡的恐惧感排列。那些自我劝赎满心以为祈祷便可救生的人,反而死得较快。且不说他们的死亡有多离奇并荒谬,但每一个人的死亡设计都有所对应,或者说雷同,流动的水,突然疾驰的汽车,擦电起火,这些情形的开端总有莫名的风在刮。死神是一种死物,所以要找这些人陪葬。我看着这些人的垂死挣扎时不免想到我临死时的表现,也许坐以待毙会较为轻松,但绝对不能形成为这里的电影情节。能够形成电影情节的,必定要是精彩并出其不意的。所以原本顺序的死亡者中突然有了干预者,因此谁是下一个死去的人则成了后段影片的卖点。可惜干预者始终只有Alex一人,否则其他演员的表演将也能有所发挥。我所看的这一个影片版本,结束于巴黎街头商店的巨大招牌砸向Carter的脑袋。这个结尾很好。如果只为了说死亡,完全可以拍一个人从出生至老至死的过程。关键是,影片并不只是在说死亡。

当第一个原本生还者死于浴室时,有一名殡仪人员曾对Alex说了死亡皆是设计的话。这句话是一记醒药,因而开始了另外六人生死的流转。这名殡仪人员虽出现得短暂,但他勾起我对本职工作的某些联想。与我一起工作的法医,也与他般时不时需面对死尸。但是,从未有哪一位法医对这些死亡下定义为死神降临。当然,这也许是中国人与美国人的思维差别。可是我非常敬仰我所认识的法医们。他们能够从尸体上的任何一处细微纹理或器官检测而准确推断出其死因。而这部影片中上至联邦调查局,下至办事刑警,几乎没有一个人在认真干活,全都只作略微埋伏与审问。这是我不得不提出的一点。如果一个高中生的逻辑思维能够打败一切警力,那么无数凶案都可以尽情石沉大海。影片直至最后,也未能给这些警官一个翻身机会,我为他们默哀。

我知道这部影片是由于别人传说它将令观者很有阴影。我看后其实无多少阴影。但我原本想要给它五颗星,因为它足够卖力,而不似某些美国恐怖片般将特效花在尸体本身或人的狰狞面孔上。我事实上给它四颗星,则是因为它始终有所欠缺,而且影片落幕,我也基本抽身而退,甚至连坐在阴暗的屋子里打字时都不带一丝身后有影子扩大的隐患。
<<P.S. I Love You | 主页 | Sex, Lies and Videotape>>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