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虹の女神

虹の女神



——两年前的上野树里

看这部电影,只是寻觅上野树里的角色身份,却是意外收获。很意外地,让我看见了更令我喜欢的上野树里。所有文字,都是多余,仅以之记录这一刻的感受。

06年的电影。06年,我在做些什么呢。我记得秋季我和一个女生夜晚沿着路一直走,我说我想离开这里,再待下去,只会更自闭,无药可救。06年尾,我离开了,去广州。第一夜在火车路途中温差极大,并且走出车站便淋雨,一个人跑到珠江边待到半夜,预估着那个讨厌的却不得不寄他篱下的亲戚应当已经睡觉才回到宿舍。第二天我去公司面试,状态极其差,睡眠不足加上低烧,几处工作都对我摇头。这一状态延续了近半个月。我辗转了几家亲戚,直到我的阿姨跟我说,如果到年底你仍没有工作,那么你就回去吧。于是我在广园一带沿着街寻找,找到一家水吧,进去面试,由于它提供住所,我不在意待遇地立即应下。第一天工作,记得是平安夜,我对着陌生的广东话不断应诺,几次把热咖啡倾到自己的手上。然后,到了年底,我坐在宿舍里属于我的床上,床被蚊帐蒙住,很像鸟笼。我坐在那个笼子里突然哭了很久。也许所有抱着希望的假想,都是犯傻的行为。因此我只不过在命运里兜圈子,尝到苦味后便得折身返回。

葵自己拍摄的电影,名叫世界末日。有关世界末日的消息,所有人都听说,也试图相信,并谋划着生命中的最后七天的事情。但对于电影中的男女主角而言,只需和重要的人一起度过,死亡便也不必害怕。我看到,静静等待死亡来临的人们,并且接受着别人对于他们于地底一家团聚的祝福。她的那几个等待着他的身影,从影片的开头,至末尾,重现很多遍。在世界末日那一天,她等到他,并愉快地奔向他,两人拥吻。原本以为他们将一同死去,即可无牵无绊。但就如同所有恶作剧般的命运,在世界末日这一天,死去的只有她一人。尽管,我知道每一天每一小时,世界上都有人同时死去,但仍觉得哀伤。哀伤的不是死亡,而是孤独的死亡。正如葵的生命,她没有过真正的恋爱,她只是默默喜欢了一个人,她想要抛却失恋的伤心而前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后,就这么在异国死于非命。智也在最终看见葵写在信笺上的话而痛苦,他后悔未能及时了解她与他的心,但这不能缓解葵的孤独。请相信,每次死亡都是真的,全然的消失,不会因为活着的人的某种信念而有任何改变。只是我如此痛恨这部电影的主题。它想造就葵的孤独结局后,再延伸智也的寂寞。人的命运总在不断承接,不会因死亡而结束。真让人痛恨,命运这东西。

电影里的音乐,总是藏在一些忽暗忽明的影像里,有时候,在某个鼓点,就将我的精神击溃。这丝毫不夸张。否则,我的泪水从何而来。而葵注视着它的时候,泪水又从何而来。原本以为那只会是最初的,只要远离就能摒弃所有伤害,重新再来。但接到智也的电话,看到一条水平彩虹,如他们一同所看见过的那一幕,回忆便又重新浮现。记忆总在人的脑海里,只需要一丝触动,就能全盘掀起。可怜的葵。她死去的时候,是安心的么,或是失落的呢。或者,只是感觉些许不真实。
<<翼の折れた天使たち | 主页 | For The Damaged>>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