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Last Friends

Last Friends



——寂寞的瑠可

听说Last Friends时,是因为其含有LES情节才打算看。很久不看日剧,所以不了解那几位主演。我看这部剧完全只看演员与剧情,从第一集至第三集,完全被片中演员情绪感染。其实要让我相信被演员诠释后的故事,这对我来说很是困难。而我却有很多次感同身受。无论是高中时期的相册,如情人般共存的朋友,看到对方受伤却无能为力,相依为命般视对方为惟一,我看到这些镜头时都不自觉地回想起一些事情。当看到第三集,美知留对瑠可说,我呢,至今为止都没有感受到被人爱过的感觉,不管是从爸爸,还是从妈妈那里,但是宗佑的爱,我感觉到了。我看着瑠可猛抬起的头,心想瑠可有多少难以启齿的话呢,有多大的无力感压在心上,伴随着任谁也舒解不了的寂寞感,所以她第一次在美知留面前没了笑容,急急离去。即使美知留说出“我的瑠可”,但她面对宗佑对瑠可的指控时是慌惶摇头否认的,瑠可在她的心里固然重要,却不及她在瑠可心里的位置。美知留是瑠可的爱,也是她的伤,毫无疑问。而瑠可是美知留的什么呢,依赖物么,最好的朋友么,如同自来水般无穷供应的温暖品么。

这部剧最终死亡的会是谁呢。我的预感是,最寂寞的那个,才是会最早死的。在我眼里,最寂寞的是瑠可吧。虽然一个个主角都有童年的创伤,惟独瑠可拥有一个开明而温和的父亲。但那些创伤都是会在公之于众时受到怜惜的,惟独瑠可的心理永远只能对着黑暗。虽然我并未有过爱上同性的经历,只是我有过拿朋友当情人对待的迷茫期。在那段时期,我们构筑着一些天真的未来,声称日后即便结婚也会一起生活,她开一家花店,供养我在其中写文章。但学生时期的形影不离无法维持到社会上,距离会逐渐突显并且日渐拉长,所以,现在我们身处两个城市,发生着不同的事情,无法与对方沟通的问题也接踵而至。上一次我前去看望她,她因男友的犯罪而寝食难安,我却只能坐在一旁听她说一些细碎的语言,连安慰也无法启齿。我从说出第一句,让她离开他,之后就一直被她反驳。很无力,很悲哀,也很痛苦,这就是我在那里待完一夜便匆匆离开的原因。因此我会有感同身受的感觉。但是,毕竟我心里重视着的是友情,而非爱情。我的痛苦自然比瑠可小得许多。她的痛苦,我可理解,可感触,却不会敢面对。

关于DV,这是个日渐在剧情中流行起来的词汇。其实,促成美知留反抗的因素并不主要是DV吧。如果宗佑抱着爱的名义,仅仅将DV当作生活的调剂,倒也不至于令软弱温柔的美知留逆反。但这个口口声声要求独占的男人,竟然对交往已久并同居的女友的心思毫不理解,已然将对方当作供养在怀中的玩偶,遑论爱与在乎。我并不觉得这一行为恐怖,仅仅觉得可悲。编剧要将这个男人的DV与霸道性格发挥到怎样的极限,才能让美知留弃他而投奔瑠可的怀抱呢,这是我从第一集就开始猜测的。但最终答案是瑠可自己。美知留惟独不能容忍的是失去与瑠可之间的关联,这一设计实在绝妙至极。然而,这也将会是促成瑠可奔向死亡的环节吧。我不断听见剧中成员对此的提示,一个个说着死亡的结果,因而我觉得疲累不堪。但这仅至第三集而已,剩余的集数,都是未知,剩下的残酷还得承受多少也是未知。我只是想说,即使将死去,也请让瑠可死于她所安心的情况吧,谢谢。
<<For The Damaged | 主页 | 恐怖宠物店>>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