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The love of Siam

The love of Siam



——少年爱,被隐晦

看似沉默的人实际心藏智慧,这与看似平静的表象实际暗潮汹涌同理。看似满不在乎的割舍,也可称之为深爱。只是,很难让人知晓。

The love of Siam的导演很懂得说故事。少年的同性爱藏在家庭伦理之下,引人抽丝剥茧,却在碰触它的刹那,发现它已分裂。因此所有看见他们之间的爱的人,都会有心痛。心痛,即牵扯到某处伤疤。当它被揭露,如见骨血一般。

阿嬷思念逝去的丈夫,将琴音化作痴情的灵魂,深植于年幼的孙子Mew心中。Mew爱上钢琴,会写自己的音乐,却从未有过恋爱。他内心必定向往永恒的感情,如他所初见的人的感情般深沉并宁静。当他因音乐而与儿时邻居Tong重遇,他愿为对方创作一首从未尝试的歌曲,亦愿为对方家庭中的变故倾心倾力。他唱给对方听,如果告诉你,为你写情歌,请别不相信,可能它并不悦耳,不感人,比不上别人的歌,想你知道,这情歌,因爱而生,因你而写,想你知道,是对你的爱,让我灵感不断。他拥有一种可看作幸福的笑容,可让对方相信被爱,并值得珍惜。虽然他自始至终从未说过可称为情话的语言,他只唱了那一首歌,他接受了对方的吻,然后遭遇了对方母亲的阻拦。他几乎与人隔绝,亦不再唱歌,变得虚弱,万念俱灰一般。他在街头听见一首年代已久的中文歌,重新坐回到钢琴前,看见阿嬷与自己的合影,获得一些信念。他能够重新站在舞台上唱歌,并面带笑容,即使与喜欢的人面对面,听见对方说不能在一起,听见对方说爱自己,他仍露出笑容。最终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朝自己的回忆,微笑着流眼泪。这是我所能理解的Mew的世界。从这之后,我不知道他将如何继续。

很久之前,我便知道同志出柜的辛苦。家人的阻拦并无错,社会的影响力极大,旁人的眼光极重要,爱情若属于同性便毫无存在意义。许多人被家人赶出家门,或者被称作神经病,被灌输各种理念甚至药物,即使被弄成废人也必须驱除自己的感情。同志亦无错,他们想要拥有自己认定的爱情与幸福,他们尝试使这幸福成为家人的祝福,他们尝试自己正常而合理,他们的愿望并不大但绝不受人接纳。因而,Tong的母亲对Mew所说的一字一句,都只是理所当然。或者她无路可走,家庭的需求应当在私人感情之上。最终Tong亦认清这一点,他可牺牲自己的爱情以及他所爱的人。或许,爱对方,就要使对方不受伤。但这其中许多许多困苦只化为一个爱字,实在令人郁闷。郁闷的人,亦对这现状无能为力。

影片中的家庭伦理,很易被人理解。爱是如此老套的主题,但是我们必需。我也曾有迷茫期,在试图对家人倾诉之时,因考虑到家人的反应而吞回肚中。所有感情中,爱情的姿态应放得最低。因为它最私密。而且,家人最脆弱。
<<Paranoid Park | 主页 | Bound>>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