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Summer Storm

Summer Storm



——同志亦如何

我相信可以表达一种理念的方式有多种。我也相信故事的述说不必倾向于沉重。故而我会看中这类清新派电影。这类电影,导演可以不擅长讲故事,但故事的角色必定要清晰。随即观众有头脑,能够自己将所有故事厘清。

如何说明这个故事呢。如它的名字,它发生在一个夏日风暴期。它包含了一对死党的情谊,以及两对情侣的情感。它还包含了一种运动比赛中相敌对的两支队伍间的磨擦,并顺着这磨擦,有人介入了原本简单的感情线索里。于是,导演不仅要让它成为爱情片,并且要成为同志片,甚至,要成为励志片。从影片的效果来看,爱情片的胜算比其他两种远远超出。

Tobi是一个过于信赖死党情谊的男孩,他的头脑中装不下同志与直男的分类,在他的认知里友情与爱情可以等价交换。所以,他一直将Achim的一些话当作甜言蜜语,并在所有条件下要求对方能够实施它。那么,Achim是明显的直男,与一位视为己出的好友相比,自己喜爱的女生能够同样重要,但与一名对自己怀有不良欲求的同志相比,他的爱情可以凌驾于其之上。所谓直男,也就是不能容忍自己被标上同志的定义的人,在他们的认知里,被男人看上如同被男人压上,这将从骨子里令他们感到廉耻。由Achim被Tobi轻轻吻上后的剧烈反应可以窥见一般。电影里有另一名直男,名叫George,他长相英俊,家境富裕,有着单纯的成为队长的野心,也有着执拗的直男心理,甚至被男人吻后他吼叫且哭泣,并且躲藏着不愿见人。George与Tobi却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惺惺相惜,这的确属于男人间的暧昧。

导演为了不让这两个男孩之间的纠葛显得单一,于是将一支赛艇队的风格弄成同志队。这支队伍令电影增色不少。其中包括CC,强壮的,忧郁的各类同志。大约是偏向在作怪,我觉得同志队异常可爱,甚至在他们比赛时,下意识想要他们胜出。同志队在影片中,似属于一种搞怪角色,百折不摧,可以抵御任何鄙夷视线。从这一点上看,导演用心良苦。他尽可能让同志的形象正常且趋于阳光,因为他们没什么不同,甚至在一些方面,比直男更执着。

我承认电影的摄影令我很惊艳。所谓清新干净的风格,若没有摄影则可降低为零。电影剪辑亦很干净俐落。那场风暴,无论它所影响到的人的心理变化有多大,即使从一些曾经漂亮的场景毁为萧索,也能够让人产生一些动荡。在同样的帐蓬,湖水,竹台,林间的隐蔽处,曾发生的都被大风刮去。第二天,Tobi开始向所有人承认自己是同志,并与Achim恢复死党关系,似乎所有伤口不复存在。然而电影最后一幕,Tobi一人下了bus,谁能知道他伫立的时候,心里想着谁。

最后,想说一下同志队中稍显忧郁的男孩。他的眉眼极能勾引人,连同他的善良一起,却不知为何无人消受。他被Tobi为极力掩饰他们的关系而撞倒致手臂受伤,却在这件事发生的一小时后若无其事地揽过Tobi,并为对方的伤痛作安抚。可见导演并非不懂得体现人的美丽处。只是在得不到的东西面前,人总会丑陋一些。
<<Bound | 主页 | once>>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