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盛夏光年

盛夏光年



——盛夏光年

男女的爱情片可以不沾上床戏。同志的爱情片却不可以不沾上床戏。只有在两人上床的一刻,观众才会感觉到自己的禁忌被撞击,从而或排斥或接受地完成这一场观看之旅。但是,两人上床之后,却不为观众的眼神作任何解释,回到最好的朋友阶段,这属于导演的愚弄。

作为小受演出的那位男生,从小时候便生得女相,不知辩解,不知反抗,被别人安排上与作为小攻演出的那位男生纠缠不清的命运。他们之间还夹着一个女生,这是当然的,如果没有她,他们会更能够清白地好朋友下去。三角关系是不可动摇的情节理论。

在同志性向面前,正常性向应当更接近阳光而显得一片灿烂。但那位正常性向的女生却如此面容模糊,情绪不稳,甘当配角。如果观众仍旧难以接受两位男主角的同性相吸,未免太不明白导演的良苦用心。

至于两位男主角是否相爱。这是明摆着的。他们情感很朦胧,身体却很清醒。身体清醒以后,情感更加朦胧。所以他们无疾而终。
<<Edge of Seventeen | 主页 | Bent>>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