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The Piano

The Piano



——The Piano

The Piano,我先听到她的弹奏,后看到她的表演。
我想,深海或许是寂静的,但人无法达到。人有生命时,即有欲望。无法彻底沉下去。即使人不愿意浮起,也会有一根纽带,将人死力从寂静世界拉扯开去。
人总是卑微的花样百出的。一段曲子换一段触摸,或者一句承诺换一段生命。面对欲望不愿挣脱。即使自己的希求随断裂的手指残破。
相比起The Legend of 1900中彻底单纯深情的理想,和La Pianiste中畸形扭曲不可回归的性欲,The Piano不够美好也不够消极。The Piano只不过是女人的头颅,永远有柔软一面,磕碰之后亦有血淋淋一面。
但是,我喜欢。我喜欢厌恶着并深爱着的矛盾着痛恨着并承受着沉溺着的这类近乎变态人种。
并且,我相信。我相信人的理想可以毁灭人的思想。即使那手指不为他人而断,也终究会被自己而断。
她是喜欢自己断裂着的手指的。因为那给她寻找死亡的理由。靠近深海,又难以抵达,永远绝望着的梦魇姿态。
至于音乐,只想静视后,再静听。
  
她说,所有人最后也要回归寂静
她说,有一种寂静是在深海的深处,全然静止
奇妙的是
一段曲子换一段触摸
一个绳索悬着宿命优雅坠落
挣不脱挣不脱
永有一个自己留在原处
原处是最忠实的栖所
我一直在想
如果那一下子她就死了该多好
<<Bent | 主页 | All About Lily Chou-Chou>>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