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蝴蝶

蝴蝶



听说有一群孩子,一群与我同年的孩子,演这场戏并且开始了一些人对1985年生的谈论声。于是我才看。
田原在某个段落里承认自己实际是二十三岁,而并非十八岁。何超仪是一个即将老去的女人,遇见小她七岁的女人笑靥如花,且爱护和忍耐她,便有了她的第二场爱。
而事实上,这是场与年龄无关的戏。
    
她说,我一边布置这里,一边想着你住在里面的样子。家具都是捡来的,只有BB床是新买的。
她说,你在我面前做你想做的事情,没有人会怪你。
三十岁的蝶有过一段被扼杀的少年恋情,以及一个出家的女朋友,个性软弱,时而紧张,被小叶望进眼睛里,被她宠爱,被很多人等待,家中的丈夫和女儿是她的另一份爱和负荷,但由于太弱,无法跻身过浓烈的纠缠。
情节的处理运用大量插叙,让蝶的现在与过去交替呈现。这是不应该的。何超仪的演技在转换的风景里显得单调,那些过去看起来并不属于她,她亦无力承担。导演于是又让她在放映机的光芒里痛哭,或笑,承认那些个甜美痛感的时间,多么勉强。
我喜欢少年真真。一直想着三十岁的真真不要在我眼前重申衰败。但是最终真真仍旧穿着红色袈裟服出现,高而且瘦的出家女人,站在楼台对蝶说当初的崩溃和失望,现在的洗礼和宽恕,成全另一个三十岁女人软弱的心愿。过于安排,便俗套了。我便失望得很。觉得该完了。
真的完了。连同离婚的挣扎,丈夫女儿的哭泣也省了。浪费那样多铺陈。
这戏便完成三十岁女人的成长过程,且成长得缓慢,又莫名其妙迅速地长成,不一会儿便是欢乐自在的将来时光。蝶什么也没有成形,倒是破蛹而出了。
    
比起蝴蝶,我更偏爱飞鸟。它们都有一双翅膀。它们的翅膀都漂亮。它们都飞。
但是这只蝴蝶,它不是风的对手。
    
画面是美的,歌声是美的,许多对白也是美的。太多美丽的事物拥挤着来人们面前拍照,总令我烦。这些美丽都经不起细细研究。我厌恶美丽。但是可以容忍他们驾着美丽抵达痛苦。
作为lesbian,她们的现实与理想不能并存。但是听见风的尖叫。多痛。多有趣。
<<All About Lily Chou-Chou | 主页 | Dolls>>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