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短程

短程

基于我是一名合格路痴,每在出行前一夜将手机电池充满,以备不时之需这是第一准则。而昨天我的手机从上车开始便处于半格状态,乃至整个下午也无法作除了观看时钟之外的事情。
罗洁说我运气奇好。而我昨天的运气在于我的直觉可以完全抵过路痴的障碍。凭直觉选择路径成了我顺利到达与回归的保障。
并且,相对前天与今天皆属阴沉天气,昨天是难见的晴朗。而昨天的出行早在前天我夜不成寐时已作了决定。
即使昨天是雨天,恐怕也不会阻拦我的决心。即使原本答应同行的罗洁也最终没有同去,我也照样去了完全陌生的路线。
我是极其反感计划生变的人。

重游11岁那年去过的水族馆。馆内游玩的小孩依旧亢奋,而我只是确定了我早不是十二年前的自己。
曾经认为很长很恋恋不舍的海底隧道,我发觉其实它很短,并且没有比水箱更吸引我的眼球。
离开水族馆时,馆内正热闹非凡地欣赏美人鱼,而那只不过是一女人的假扮。
海豚与海狮依旧无缘与我相见,这与11岁时一样。我没有特别失望。匆匆游览,并且拍下数张照片,不到一个小时便完成这次游玩。而我在路上待的时间却是两倍,因此傍晚回途已经很迟。
巴士在高速上行驶时,以我的座位可以观赏到不错的晚霞。我想拿起相机拍一拍,最终作罢。我知道在行进的车辆中与玻璃的阻隔下不会拍到与我眼里相同美好的东西。

将要到家时,罗洁给我发短信,提及高中时期的事情。这是她近几年没有再用过的口吻,无限的怀念和亲昵。
回到家时,父母都等在桌旁,饭菜也未上桌。
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时光。
<<False | 主页 | 2009,本命>>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