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妻子

妻子

09年以后,我的三位同事皆成为已婚人士。
成婚二十年与一年并无多少不同。
二十年可有诸多经验侃侃而谈,一年同样如此。
一年可以因为所需家庭润滑剂而在外觅知己,二十年同样如此。

奇特的这一天,从早至晚有数个男人与同事交流婚姻秘笈。
一男将妻子比作木乃伊,因为妻子某种功能的日益衰退或自身的忽略,在外嫖妓是解决此问题的途径。
一男离婚不久再婚一妻,提及前妻与现任妻有无限感慨,见前妻如见冤魂,恨不得其人永远从眼前消失干净。
我的同事答,奉劝所有已婚或未婚的人,可以在外胡来,但切记不可离婚,可以娶任何女人,但切记不可娶离婚的女人。其他男人连连称是。
于男人而言,朋友也只有男人一种。在男人眼里的女人则可以在时间里以无限可能丧失其本身价值。
一女曾在办公室里对另一男称自己丈夫的眼里没有妻子与女人之分,对待任何女人也与妻子一般。
所谓婚姻的坟墓。是女人的坟墓。

我坐在一隔间里,男人们的交谈发生在另一隔间。
无数次昏昏欲睡又被吵醒,我听见那名嫖妓的男人每句不离脏字,将所有丑态毕现。
忍不住在心里想,如果养儿如此,一定要狠打他几巴掌,教他学会说人话。
但这人的年纪比起我爸也绰绰有余。于是我沉默了。
<<血缘 | 主页 | >>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