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年

曾容纳法医办公室的楼房于今日拆毁。
那处有很多人围观,看尘土漫天飞舞。

周一给予我的永久是惰性。回家与睡觉成为可称作动力的东西。
中餐时爸爸难得地喝了酒,而我难得地打开了碳酸饮料。
我许久没喝酒也许久不抽烟,容易上瘾的东西却容易被我戒掉。
我也极少购物,每到半夜便入睡,无任何不良嗜好。
惟一不可控制的是做梦。

下午一人待在办公室。随后有人寻法医而来。
一个称自己儿子因车祸而开颅的人,在我身后坐下,却心情闲适地提及自己曾是看相先生。
看相先生连声称我命好,随后抓了我的右手掌望过几眼,再声称我必有财运。
我笑笑。他重申他看相极准。我再笑笑。
我虽是个半点也不迷信的人,但也喜欢听好听的预言。

05年我在法医所,有时上班半天因听说可以放假而欢喜地奔回家。
06年我在法医所,提着医院发放的春节礼品并无过多欢喜地拿回家。
07年我在广州,喝过些酒后感觉热,拿过一些饮料后却感觉冷,发烧十小时。
08年我在家中,因冰冻时期而无从上班,并也无所事事。
09年,我想我回到了06年的时光。
<<妻子 | 主页 | something,someone>>

COMMENT

关注你很久了
嗯 喜欢你
2009/01/19(月) 19:08:09 | URL | 小一 #-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