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搬迁

搬迁

一般,以此命题都是博客搬迁,而且已命题不下六次。
这一次是工作地点搬迁。

法医的工作地点自1999年至现在,搬迁次数可以不计。而我经历的两段时期,便搬迁三次。
从公安局搬至医院急诊科,从医院急诊科搬至医院宿舍楼。
现今从医院宿舍楼搬至医院办公楼-1层医院人事科。
依我来看,急诊科时期最为理想。而现在也很有趣味。
与我们同一间办公室的是医院中人事科人员,她们自我们搬入的第一时便开始念叨今后她们该如何办公。
在她们的想象中法医所处的环境永远是喧闹的,人来人往的,甚至充斥着血腥味。

昨天傍晚一女生来访,不知看见哪个房间的哪个物体而惊叫失声,接着询问我种种工作相关的事宜,为的是找寻刺激,并传达她的恐惧。
我以习以为常的态度告诉她看过最恐怖的尸体照片大约是皮肉腐烂骨头突兀的,法医以似是而非的态度告诉她其实死人比活人更可信,因为它们不会说话。
于是女生连声惊叫。

我在整理法医们的文件与抽屉时,翻开某一层文件夹,之后便撞见惨不忍睹的尸体照片。我将文件夹重新覆盖上,默不作声地转移方位。
之前我的工作位置在法医办公室之外,因为只有那一台桌上的电脑能够联网。而时常有人将我戏称为总机,踏入法医所的第一步必定是向我询问法医的方位。
如今也没有区别,我依旧处于靠近门口的位置。一个隔间内摆有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以及装有无数档案与鉴定报告书的三台柜子,一台桌子。这就是我的全部空间。
走出办公室的门,阳光直射在脸上。尽管这应当是地下室的方位。
<<something,someone | 主页 | 错误>>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