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雨生来过这世界

雨生来过这世界

1997年,我只是一个捧着小学最终成绩单飞窜到邻居楼上与人攀比成绩的小孩,那年雨生推出最后一张专辑。
2001年,我坐在高中学校的广播站里每天每天播放雨生的歌,歌的间隙里任何话音也没有,只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可望见天空的每个角落,听见迎着大海歌唱的声音。

雨生曾说:“每回站在舞台上,唱到忘情时,眼前总会浮现一片蓝,就像小时候在澎湖面向连着天的大海开怀唱歌。”
他的大海里有他挚爱的妹妹。他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却把伤口一直含在心里,最后放声唱出来。
雨生不知道自己的歌唱得究竟如何,他只是用他从小就喜爱的方式,进行真切而勇敢的表达。

有无数人曾在公众面前评说雨生:“他的声音是最不可模仿的声音。”最不可模仿,最纯粹,最稳,最真。
只有在听了雨生的歌一遍一遍又一遍后,才能知道他的声音那么美好。温和的低音是他对爱的执着,嘹亮的高音是他对理想的执着。声音里满满的是他的心声。

此时耳边不断地在听着一天到晚游泳的鱼。雨生的很多歌曲都广为流传,我的未来不是梦是经典的励志,大海是经典的怀念,一天到晚游泳的鱼是经典的爱恋。
某一天清晨,全校学生做完早操以后,广播站照常开始放音乐。我听到一阵水声,然后是雨生随着节奏缓而轻的歌声。停在路边听了很久,喜欢雨生所执着的那片海,喜欢雨生所温柔着的那份爱。
再在别的场合偶然听见雨生的声音,都会伫足静听,直到他已经印入心里。

离开十一年,离开得太早,已经将自己的真心留给世人的雨生,愿他在天堂里与妹妹相遇,会再唱起他们共同喜欢的歌,会再露出纯真的笑容。
无论度过多久,无论去了哪个世界,他始终有一颗纯真的心。比什么都更宝贵的纯真。走得越远,经历得越多,心越累的人,会越懂这份纯真。
感谢雨生曾来过这世界,曾歌唱过这么多。
<<方醒 | 主页 | Skins>>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