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Keren Ann

Keren Ann

如果遇见Lady & Bird只是侥幸,那么听见Keren Ann更是奇妙的偶然。某年夏天,耳机里反复吟唱着那一张Not Going Anywhere的唱片,没有任何一瞬间觉得疲倦。

离开躺在床上或跑在路上都需依赖耳机中的声音才能够快乐的那一段时间,一些曾挚爱的音乐也逐渐远离。在别人的博客上听见Not Going Anywhere,或在电视中某处插曲听见End Of May,以及看见某本漫画的图案耳边便开始萦绕不断的Sailor & Widow,都已藏在记忆的某个深处。而By The Cathedral,是触发全部记忆的敏感点。我记得曾趴在电脑前一遍遍听By The Cathedral,手中不断敲下文字,写一万字以完成小说的更新是我那段生活的全部内容,而我的一个朋友在旁边的椅子上睡醒,低声问这是什么曲子,宛宛转转,翻来复去似乎只唱一个句子。我记得一个朋友在夜间上班时听我介绍By The Cathedral,我从MP3中找到这首歌曲给她听,她听过数次后,再听见便会按下停止,因为她说,听着很悲伤。而不知何时开始,我未到适合的时间,不会再拿出它们来听。无论悲伤或依恋,它们都能够被视为珍爱的物品,所以不必时常曝于日下。Keren Ann的声音无论冷漠或温和,当她唱出那个令我回忆不住的音符,美丽而亲近的感觉,一如寂寞碰触到伤感时的依存感。

我不想揭示歌词的意境,或分析此刻的心情。当我重温它们,每一段旋律都仿佛刻入身体里,每一个音符都如空气般融合妥帖,喜欢的情愫也只是沉静之外多余的东西。且听,且相伴,足够。
<<Tais-toi! | 主页 | 自虐の詩>>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