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Mirah

Mirah

好音乐可以是曲调优美而一见钟情,可以是歌词深入人心而一见如故,可以是广为流传而牢记在心。对我来说,好音乐只需要打动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和我的头脑我的心脏都不相同,它很挑剔,即使它没有能够引以为傲的资本。
我一直愿意待在一个清幽的偶尔有人驻台歌唱的酒吧里。但通常我遇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一个女孩坐在一张桌上喝酒且被人逗笑,然后被簇拥上台,抓起话筒唱了一首流行的声音沙哑的歌;一个女孩声音不错却带着某种不属于个人气质的腔调,在喧闹的酒吧人群里摇动裙摆高声尖叫;一个女孩仅为了另一个女孩所跳的艳舞而存在,她歌唱只为了现场气氛更狂热,她舞动也只为了别人叫嚷着要看。
因此我喜欢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听着一些异域歌曲,那些声音通常含有独特的个人色彩,给予自己所想要的感觉,那么音乐就会持久地被耳朵爱上。

Mirah的声音时而混杂在噪音电子中,时而十分清晰而甜美。每首曲子各不相同,透过不同编曲与歌词听她的音乐,都有较满足的收获。
Exactly Where We're From是一首曾被我忘记名字的歌曲,而我听见它的第一个字符便记起来。诧异的是时隔许久,我忘了人名,忘了歌名,却仍记得这首旋律。喜爱安宁与少女之心的人会非常喜欢这首,而我通常只能听一遍,便要转而听其他音乐。甜美的东西过于抓紧会使心脏稍稍发腻,因此需要善待。当心情美好的时候,再来重新听它。
Promise To Me中她的声音低哑而成熟,如歌曲中所传达的语言,Promise是一件庄重而干净的事情。在这种深夜的时候,夜店里有狂欢,房间里只有一个人的独自静守。而只要心里被音符拂动出些许悲凉之意,就要小心地停止。如同Promise本身,音乐也是不能轻意而为的东西。
Jerusalem,十分符合唱片封套上的图画。它是轻快的,孤单的,寂远的。而我听着它,我是快乐的,寂寥的,失落的。然而怪异的是,这样的自相矛盾却是心情的真实写照。相信会有很多人更喜欢这一首歌,因为很多人都更愿意快乐。它不会腻,因为它是鲜活的。它不会死,因为它的下一个音符总会跳跃而起。
Don't Die In Me,这一首从歌名至声音至旋律,都属于我的喜好点。轻快的鼓点下有悠扬的琴音,慵懒的人声下有低沉的弦声。这样的音乐,适合在走路的时候,戴上耳机,抬头看天空的时候听。它是一种伴随物,如同遥远的天空,体会起来很舒适,放下时也会很自然。
对音乐本身的任何评价都只是将耳朵的某种幻想具象化的模拟,所以必定是因人而异。正因如此,音乐如此地值得爱慕。
<<自虐の詩 | 主页 | 12 Angry Men>>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