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ife with camera photographs

婚礼

参加过的婚礼不多,大都是不相干的人。与之相处过短短一段时间随即看其步入婚礼,感觉只是平平。
今天的婚礼来自我的表妹。的确共处过很长一段时间,看过她的小时候,互相诉过心事,在某种程度上听到她的结婚消息时给我一种错愕感。
当她朝长辈们鞠躬时,多数人都在擦眼泪。
嫁得并不远,也并非生离死别,但似乎喜忧参半是人的常用情绪。

我带了相机去,没有拍到多少婚礼现场的东西。至于新娘的照片,拍下以后大概只能用作留念。

久不沾酒,但宴席上忽然自斟自酌了一回。


以前被人问怎么从来不拍人物时,我回答我不喜欢拍人,大部分人在镜头前都做作,除了孩子。
于是,我遇到自己喜欢看的孩子时,还是按下了快门。

一个极远房的亲戚,公认为最乖的孩子,而且清秀得似女生。

一个更远房的亲戚,身上有着浓浓奶香,不哭不闹的小女婴。

紅葉

路边,治愈系。







schoolyard——樱

天一晴我便向学院中曾是同学的女生打电话,可见我如此向往晴天。
但事实上天空不够晴,花不够亮眼,人不够精神。
站在那一个对我来说全然陌生的学院门口,等一个七年未见的人,而我竟然不需向对方说明我的着装特征。
她一见我就说,你一点也没变。我见她却觉得她变得知性。在高中时同样以短发示人的人,现在已看不见半点当年的样子。
我们沿着校道走,我喜欢听她以开心的表情说着事情。我的心情并不佳,只在这个下午有所舒解。

樱花也近落花的时节,而人非常多。樱花园的入口处有人贩卖照片,有人租赁相机。
我也没能拍到我希望的樱花的样子。















remember the sky

我为什么喜欢拍天空。
走出屋子的第一个动作便是观察,若有云的姿态我便记下。





clear day

很久不拍天空。
正午下班时的天空很澄净,云也正适我最喜欢的姿态。
但我向来以为正午时的天空永不比傍晚,于是将正午拍后的攒下来,等傍晚遇到更好的天空再替换。
但我在傍晚时已看不到多少云。因此相机也未动。







最后附上一朵不知名的花。
原本那块地带所种的应是桃花。

| 主页 | NEXT>>